谜酒道至尊第三十四章何尚书1

来源:    作者:笔名    2020-09-27

酒道至尊 第三十四章 何尚书

出于对唐彤彤长辈的尊重,萧云也站起身来。

不过他并未说话,像个局外人似得静静看着。

此时,何尚书立即看到了萧云和喝得满脸通红的雷子明,他目光在两人脸上一扫,向唐彤彤问道:“这是......”

不料还没等唐彤彤说话,雷子明斜眼看着何尚书,骂道:“哪来的老东西?滚一边去!少打搅老子的美事!”

他话没说完,何尚书后面的那虎背熊腰的护卫脸色一黑,一步迈上前去,揪着衣领把雷子明提了起来,一股肃杀的气势登时弥漫了整个楼层。

这时,整个二楼都安静了下来,所有茶客都看向这边。

猛然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力量袭来,自己的脚尖不受控制的离地而起,雷子明本来六分的醉意像是秋风扫落叶般的荡然一空,猛地清醒了过来,他立即清楚无比的感觉到眼前这虎背熊腰的护卫身上散发而出的酒力。

深不可测!至少是酒士境!

“你...你是谁?”这一清醒过来,雷子明脸色登时发白,明白自己多半得罪了不能招惹的人,讷讷问道。

那护卫一脸冰冷,并不理会,扭头向何尚书问道:“大人,该如何处置?”

何尚书脸色阴沉,道:“先放他下来。”

“是。”

虎背熊腰的护卫手当即一松,雷子明这才双脚落地。

想起刚才自己体内酒力被全然压制,只能一动不动任人宰割的情景,雷子明脸色更白,喝下的酒都化为了冷汗从额头渗出,他抬手擦了擦额头,陪笑道:“在下鲁莽,还请......”

何尚书并不理会,打量了雷子明一眼,冷冷问道:“你是来参加天罗学院招生的考生?”

“是,是。”雷子明隐隐感到自己这次是闯了大祸,恭声道。

“你叫什么名字?”何尚书继续问道。

听何尚书如此问,雷子明更是感觉不妙,不过在那虎背熊腰的护卫冷冰冰的逼视下,又不敢不答,结结巴巴的道:“在...在下雷子明,来自吴州。”

“雷子明。”何尚书重复了一遍,转而道,“天罗学院为国家培养人才,首重心性,酒品其次。且不论你修为如何,为人却无礼欺人,嚣张跋扈,天罗学院不需要你这样的学员。你后天不必去参加招生了,从现在起,你的考核资格被剥夺了。”

雷子明脸色刷地惨白一片,他怔怔的看着何尚书,半响,不甘的嘶声道:“你是何人?你凭什么剥夺我的考核资格?!”

一旁那虎背熊腰的护卫喝斥道:“这位就是此次天罗学院招生的主考官,何大人!”

犹如五雷轰顶般的,雷子明浑身都是一震,目光先看了那护卫一眼,又愣愣的看向脸色冰冷的何尚书,然后忽然像是一滩泥一样的瘫软在了地上。

他万万没想到这个貌不惊人的老头竟然会是这次招生的主考官!

更做梦也想不到自己竟然还当面辱骂了他!

雷子明目光呆滞,口中不知在喃喃的说着什么,悔恨无比已经不能形容他现在的心情。

眼见雷子明像是一堆烂泥似得站不起身来,何尚书皱眉道:“把他弄出去。”

“是。”虎背熊腰的护卫二话不说,掐着雷子明的脖子,再度将他提了起来,手一扬,雷子明这一百多斤就像是风筝一样的飞向了窗外。

楼下登时响起一阵惊呼声,接着响起“扑通”重物落地的声音。

斜对面茶桌上的那三个家奴一直看的目瞪口呆,这时才反应过来,忙都向楼下跑去。

这时,整个二楼中一片死寂,所有人的目光都敬畏的看着何尚书,能亲眼见到天罗学院的主考官,那可不是寻常能遇到的事,对于这些茶客来说,今天的这段见识简直是再好不过的谈资了。

而对于雷子明的遭遇,没有一人对之同情,他这是自己作死,怪不得别人。

何尚书转身看向众人,微笑道:“打扰了大家请见谅,大家请继续。”

众人见状,哪里还不知道何尚书跟茶桌上的两名少年有话要说,忙都转过头来,虽说立即嗡嗡的议论声当即响起,但是比起刚才来,无疑声音要小了很多。

“这位是......”何尚书转过身,看向萧云。

唐彤彤没想到会在这运行的是Android 4.2.2系统。 从官方图可以明显的看到里这么巧遇到何尚书,心里暗暗盘算着,笑道:“他叫萧云,是我的救命恩人。”

“喔?”何尚书诧异的看了萧云一眼,又向唐彤彤问道,“莫不是前些日子,你跟唐浩在军竹山脉里遇险的那次?”

“正是。”唐彤彤瞅了萧云一眼,答道。

何尚书认真打量了萧云一眼,神情中有着一抹诧异,好像不太相信萧云能救下唐彤彤,不过他并未说什么,点了点头。

三人随即落座,那虎背熊腰的护卫却并未坐下,站在何尚书背后寸步不离。

此时萧云心里也很有些奇怪,从见到何尚书起到现在,他一直都没有从何尚书身上感应到任何一丝酒力,这让萧云心里惊疑不定:“难道这何尚书只是一个普通人,并不是酒者?”

在这个酒道为尊的世界里,即使是朝中的文职大臣,酒品也是极高的,更可况何尚书以前是主管兵部,这实在是一件非常奇怪的事。

不过萧云转念又想道:“莫不是他修炼了什么特殊的功法,将自己散发的酒力隐匿了起来?”

这样一想,萧云不由豁然开朗,神情间的那一丝疑惑随之而散。

唐彤彤殷勤的给何尚书倒了杯茶,同时道:“何叔叔,有件事我想求你,你答应不答应?”

闻言,萧云眉头立时就是一皱。

他当然立刻就知道,唐彤彤这是迫不及待的要开口为自己求情了,不过却也不好当面阻拦,只有默不作声。

何尚书呵呵笑道:“还没说什么事,就让我答应,那怎么成?你先说什么事?”

说着,他端起茶杯,吹了吹热气,抿了一口。

唐彤彤看了萧云一眼,对何尚书笑道:“何叔叔这次成为天罗学院招生的主考官,让我走个后门呗?”

“走后门?难道你想进天罗学院?”何尚书失笑道,“恐怕你父亲不会同意吧?在天罗学院里修炼,哪里比得过在你家里?整个家族的修炼资源任由你挑。”

说着,何尚书有意无意的抬眼看了萧云一眼。

萧云仍然一声不吭,但是心里如明镜般。

这何尚书显然这既带来了微博在中国对门户站的强有力的替代注意到了方才唐彤彤看自己的眼神,他也明白唐彤彤这多半是想要为自己走后门,但是却故作不知。

这真是条老狐狸!

“不是为我走后门。”果然,唐彤彤立即纠正,指了下萧云,道,“是为他。”

“喔?”何尚书这才真正的看了萧云一眼,却不对萧云说话,而是问唐彤彤,“他也要参加招生考核?”

旁观者清,萧云这时已看出来了,看这何尚书冷淡的态度,不知他是出于门户之见,还是介意萧云的修为,显然根本就不想为萧云走这个后门。

不过萧云脸上并没有什么异色,他也本不想走这个后门,当下悠然品茶,一言不发。

唐彤彤却没有看出来,她忙道:“是啊。何叔叔,你别看他刚酒之气九段,但是他天赋非常好,因为他并不是世家子弟,修炼时并没有足够的战酒供应,全是靠天赋才走到这一步。如果他是世家子弟,恐怕早就到酒徒境五段以上了。”

萧云听的哭笑不得,唐彤彤这是信口胡吹,自己什么时候说过自己没有足够的战酒供应了。

闻听萧云连普通世家子弟都不是,何尚书脸色微微一动,不过随即恢复了原样。

唐彤彤继续抡圆了吹:“在军竹山跟醉尸厮杀时,他被醉尸击中,以那醉尸的力道,即使是我挨上也会立即毙命,但是他却安然无恙,并且不可思议的是,那醉尸还被他震得凌空飞起。你想想看,如果不是他对醉力有极强的抵抗能力的话,哪能做到这一步?......”

听着唐彤彤说的越来越离谱,萧云暗道:“别再说了,这些话谁能相信啊?”

果然,何尚书虽然并没有打断唐彤彤的话,但是脸上似笑非笑,显然对唐彤彤的话已是一句都不信。

终于,在唐彤彤终于停下之后,何尚书淡淡道:“他既然潜力如此之大,那不妨参加一下招生考核,相信以他的潜力,通过第二类考核是不成问题的。”

唐彤彤一愕,忙娇声道:“那不是太麻烦了吗?何叔叔不如让他直接进天罗学院,好不好?”

何尚书放下茶杯,一脸怜爱的看向唐彤彤,道:“彤彤,这次我是受几位老友所托,才担任了这次招生的主考官。现在考核还没开始,我就开后门让人通过,他们会怎么看我?再说,这对其他考生也很不公平。”

这已是明显的拒绝了。

唐彤彤说不出话来,俏脸涨的通红。

何尚书看向萧云,淡淡道:“你今年还未到十七岁?”

萧云第一次开口,点头道:“是的。”

“以你的修为,恐怕很难通过考核。”何尚书淡淡道,“不过天罗学院招生的规则,想必你应该知道的,只要不到二十岁,修为到达酒徒境,就能参加考核。你现在未满十七,今年即使通不过,但是三年后还有下一次机会。”

何尚书看着萧云,没有继续往下说,但是他的意思已经非常明白了。

不管你跟唐彤彤是什么关系,但是要走后门那是不可能的,如果今年你不行,那就三年后再来。

“在下明白。”萧云淡淡道,脸上并无异样。

说着,萧云转头看向一脸无奈的唐彤彤,他的眼神很温柔。

虽然唐彤彤向何尚书求情让自己走后门,这并非是自己的本意,也并未能成功,但是对于这番好意,萧云还是很感激的。

接着萧云便站起身来,向何尚书拱手道:“在下还有事,告辞了。”

何尚书似乎也没料到萧云竟然如此硬气,微微一怔,轻轻点了点头,眼神中首次露出了一抹欣赏之色。

萧云又看向唐彤彤,用眼神向她告别,然后转身便向楼梯口处走出。

“唉,心性不错,修为却太低。”听着萧云的脚步声消失在楼梯上,何尚书忽然叹了口气,“可惜。”


金华较好的白癜风医院
安康男科医院哪家好
五官面部整形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