谜神之候补第二百七十九章两种小人

来源:    作者:笔名    2020-09-27

神之候补 第二百七十九章 两种小人

“……”罗刹鬼像从地面站起來.就要再次嗷叫.

“还叫~”越子墨重重的又是一拳.将罗刹鬼像打飞了数米开外.

“……”罗刹鬼像快速跃身而起.向越子墨冲來.并且大嘴更是习惯性的再次张开.

越子墨见状摇了摇头.随手抓來了一只近处的水狗.然后闪身到了罗刹鬼像的面前.用力将水狗塞进了其嘴里.

此举让罗刹鬼像有些不知所以.想用力咬碎水狗.但是水狗的身上早就被越子墨覆盖上了雷之衣.坚不可摧.

“这下安静了.”越子墨看着罗刹鬼像含着水狗屁股的样子.满意的点了点头.如此滑稽的场景.灵萱儿也不禁笑了起來.

“笑了.笑了就好了.”越子墨听到灵萱儿的轻笑声.不禁自得的也笑了起來.

“可恶.”火须子见状脸都绿了.不甘的划破掌心.流出的鲜血在身前聚集成团.然后快速变换法决.鲜血光华一闪变成了血雾.并且其内开始凝聚成一个个古老的文字.

“去~”火须子手指一点.血色光字快速的向罗刹鬼像粘去.转瞬间罗刹鬼像的浑身都布满了血字.如铠甲一般.

随着血字的出现.罗刹鬼像的气息快速的增长着.并且仰头想嘶吼一声.但是水狗就如狗皮膏药一般.咽咽不下.吐吐不出.咬咬不碎.

随着罗刹鬼像气息的增长.周围海水又一次剧烈翻滚起來.一股股黑色气浪快速的在海水中蔓延.所过之处无论水狗.修士.魔法士纷纷丧命.接着就会有一缕灰气被拉扯出來.在黑气的缠绕下变为厉鬼.要说不受黑气影响的.也只有那种浑身一丝血肉沒有的骨鱼.

不知为什么.看似威力无穷的气息爆发.在越子墨眼里却很平常.不禁感慨起來.这忽然增强的力量.还真是不知道程度几何.

“喝~”越子墨握紧双拳.尝试调动体内的灵力.然后大喝一声.一股有形的气浪瞬间在海中蔓延.黑气在遇见气浪的冲击后.纷纷哀鸣消散.

“怎么会这样.这小子.”火须子惊道.

“雷之衣..惊雷剑.”越子墨伸出两指.指尖出现一把寸许迷你雷剑.接着毫不犹豫的向罗刹鬼像虚空一点.惊雷剑瞬间化为一道惊虹射了出去.

“砰~”的一声.惊雷剑刺入了罗刹鬼像的身体之中.并且瞬间爆破开來.罗刹鬼像的身体在惊雷剑的威力下四散开去.最终化为黑气彻底消散.

做完这一切后.越子墨奇怪的看着火须子.是火须子变弱了.还是自己变强了.曾经费尽全力才能堪堪抵挡的罗刹鬼像.如今却还敌不过自己一击之威.

“可恶.这小子居然这么强.要不是我现在修为不够.无法炼制出鬼王.岂能容你在这嚣张.”火须子沒有贸然出手.而是盯着越子墨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至于那些与阴鬼.水狗.骨鱼战斗的修士和魔法士.在发现这边的异变后.纷纷向越子墨投來了期盼的目光.

“这位少侠.感谢你救了我们.少侠身手不凡.还请与我们联手.解决眼前的危机.到时候要是抢下逆天丹.自然也是少侠囊中之物.更何况少侠救了我们.我想在场之人也不会有人有意见.”一名身穿金丝锦衣.贼眉鼠眼.满头白发的老者对越子墨含笑道.

“是啊.是啊.”

“少侠.还请救我们于水火.”

老者此话一出.顿时引來了很多附和之人.

越子墨看了看老者和众人.大生鄙夷.刚才的事情他不是沒有看见.本來都是一伙对敌之人.却因为森狼一族先得到了逆天丹.老者心生歹念.可却忌惮森狼一族的实力.于是就背地联手几人暗中偷袭.事败之后更是利用他人的贪念.鼓弄众人围攻森狼一族.

既然这些人能对森狼一族翻脸.到时候又何尝不会对越子墨翻脸.相求庇护.借越子墨之力夺下逆天丹.待其筋疲力尽之后.坐收渔翁之利.越子墨怎么会不明白其中的道理.

越子墨看着这些一个个摆出笑脸.但却人面兽心的家伙.冷冷的说了一句:“沒兴趣.”

“什么.“贼眉鼠眼的老者闻言一惊.然后又定了定神色道:“少侠何出此言.不在考虑考虑.”

“沒兴趣.”越子墨依旧冷淡的说道.

“少侠.是不是对我们有些误会啊.”贼眉鼠眼的老者.依旧面带微笑的说道.

“市井小人.不屑为伍.”越子墨一脸不屑的说道.

“什么.臭小子你以为你是谁啊.”在听了越子墨的话.当即有人不满的骂出了口.

“小子.我们与你联手是看得起你.你真以为你能是我们这么多人的对手么.”

“年轻人.你不与我们联手.看來是想和火须子为伍.公开与我们这么多人为敌么.”威胁的声音也不停传出.

“孩子.你可想过后果.”贼眉鼠眼的老者闻言脸色也是一变.但还是故作淡定的说道.

“哈哈.好一个市井小人.不屑为伍.”火须子狂笑了起來.

“虽然我火须子.自认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也不屑与这些道貌盎然.明明竟作一些偷鸡摸狗之事.还偏偏要装出一副大义凛然正人君子模样的人为伍.小子.要不是你有我想要的东西.就凭这句话我还真想和你把酒到天明.”火须子周一期指盘中持仓量极值为23.1万手一脸赞赏的笑道.

“火须子.休要侮辱我等.”贼眉鼠眼的老者怒喝道.

“哼.污蔑.当初千人一同过关斩将.才得以走到最后藏有逆天丹之地.怕大家战成一团.血流成河.早就定好先得者归之.最后要不是你这个老家伙带人偷袭我等.还用计除掉了大半与你修为相当之人.我们又岂会在这些骨鱼和水狗的围攻下险些灭团.”火须子看着老者.一脸鄙夷之色.

“你......胡说……”老者被说的哑口无言.不时去看越子墨的反应.

“敢做不敢当么

.真是有辱小人尊严.一个真正成功的小人.应该是光明正大的阴他人.却还能让他人对你毫无办法.在我眼里.你等连渣都不如.要想活命.就靠自己的实力吧.我和这小子的事情.还容不到你们插手.”火须子说完手中法决一出.顿时万魂幡又是阴风阵阵.无数黑气将众修士.魔法士.水狗.骨鱼困在了一个结界之中.

越子墨看着火须子.不禁轻笑一声.能将小人说的这样有追求.还是头一次见.

“小子.你的实力确实让我意外.但我还是想奉劝你一句.交出你的魂体女伴.我还是可以考虑放你一马的.”火须子说道.

虽然刚才火须子说的话.还有些大义凛然的样子.但越子墨却知道.火须子真的不是什么善类.绝对是比贼么鼠眼老者更为狡猾的存在.就拿他布局了赏金拍卖会的数年阴谋.最后连靠山海蛟王族都阴进去了.不难看出火须子的城府之深.

一种是伪装成好人的小人.一种是我就是小人奈我何.不管哪种其实都不是好东西.

“龙有逆鳞.动之则死.”越子墨看着火须子.冷冷的说道.

“好.看來你我还真是不死不休啊.虽然我不是以前的那个火须子.好不容易恢复的部分修为也被禁锢了.现在的实力.我知道不是你的对手.但你想杀我却也很难.只要再给我一点时间.保证会让你后悔.”火须子怪笑道.

“是么.那我就不给你时间.”越子墨说道.

“好.既然你这么不听劝.可别怪我沒告诉你.到时候你失去的可就不只是一个人那么简单了.”火须子说完.收回手中的万魂幡.快速的向身后逃去.

“想跑.”越子墨见状使出迷你版惊雷剑.但是却被火须子躲了开來.

“哼.就是要逃.我看你如何拦住我.要是拦不住你就等着后悔吧.”火须子毫不停留的继续向远处逃去.

“雷之衣..雷鸣双链.”越子墨念起咒语.两道碗口粗细的雷电锁链交叉而去.火须子见状却向上一飞.轻易的躲开了雷鸣双链.

“哼.就这样也想困住曾经身为合体的我么.”火须子冷笑道.

“暗系印法..重印.”就在这时越子墨嘴中咒语猛地一变.一个写着古老文字的暗zǐ色光阵.好像早就准备好一般.出现在了火须子的头顶.

“什么.”火须子惊讶的看着头顶.他实在沒有丰富的配置想到越子墨居然早有准备.随着光阵的出现.其顿时感觉身体如注了铅一般沉重.就连想动一下手指.都变得异常困难.

“我们之间的事情就像你所说.不死不休.我不会允许一个时刻打着我身边人主意的人存在.”越子墨手指之上.惊雷剑幻化而出.

要不是为了逃命.弄出身为化身.现如今也不会落入这样的田地.可是细想一下.当初要不那么做.后來又夺舍森狼小狗.可能连现在都活不到.

“想我火须子.以炼器文明.论炼器之术遗失空间.无人能及.可惜啊.这最后一件万魂幡.看來真的沒有办法大成了.哎.就差那么一点.只要能出至尊鬼王了.”火须子有些不甘心的说道.

“至尊鬼王.”越子墨听到这四个字.双拳紧握.因为火须子苦苦追查越子墨数年.为的就是抓灵萱儿.将其炼为至尊鬼王.

“雷之衣..惊雷剑.“越子墨双指变掌.指尖的惊雷剑瞬间变大.换化为一把米许的雷电之剑.


广东好的白癜风医院
南平治疗白癜风较好的医院
如何给小孩健脾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