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吧女神一百七一温州莆田华强北的洪荒之

来源:    作者:笔名    2020-07-07

革命吧女神 一百七一 温州莆田华强北的洪荒之力

“二十金蒲耳!?”

代表们有的表情呆滞,有的瞠目结舌,有个应该是战士的代表惊讶得手上一紧,把魔导枪喀喇捏瘪了除了目标明确的络广告之外。

“罗伊达斯将军,你只需要赔二十金蒲耳”,小龙女开玩笑说。

这下大家都确定自己的耳朵没出问题,的确是二十金蒲耳。

来自大陆中南部红石联合公国的将军把被捏成一团废铁的魔导枪丢在桌子上,皱眉道:“这玩意跟娘们一样,根本不经……咳咳,不耐用啊。”

李奇拉住龇牙咧嘴要暴走的小龙女,笑着说:“如果士兵们都跟将军一样强大,也就不需要这样的武器了。”

“的确,这样的魔导枪也卖三十金蒲耳的话,三天前那些买主们会跳起来骂的”,白鹰王国的诺顿公爵叹道。

跟第一阶段中标的菲尼26式标准版魔导枪相比,这款“荣耀版”显得更加简陋。

整枪的重量轻了至少三分之一,显然大刀阔斧的砍了很多材料。比如枪托,原本是木头的,现在居然弄根铁条折弯了顶事!

前握把没有了,射击的时候要么单手,要么只能握住枪身前方的护木。不过普通弩和魔导弩也都是这么用的,倒不会让士兵不习惯。

原本用来上弹的扳机也没了,取而代之的是机匣上类似弩机的一个装置。往后拉,子弹由弹匣里的弹簧自动顶入枪膛,往前推

,封闭住弹匣入口,屏蔽法阵,相当于保险。

其他魔导工坊,尤其是米尔德恩工坊,在供弹设计上下了很大功夫,确保不需要多余的动作就能连续射击,没想到多诺米斯工坊直接在弹匣上装了根弹簧就解决了问题。

罗伊达斯将军摇头:“这种设计我在矮人的连射弩上见过,弹簧压得太久会失效的,很不牢靠。”

“这个问题可以让士兵自己解决,平常不压弹或者少压弹就行了。跟其他方案比,这个设计节省了至少两个金蒲耳的成本,而且魔导枪少了那堆精密部件,可靠性也更高。”

李奇的解释让不少代表微微点头,罗伊达斯的眉头也舒展开了。

代表们开始交换意见,大多都露出认可的神色。

天使之芒和天使之光一样是好东西,三十五个金蒲耳的价格说实话也相当公道了,如果出现在第一阶段的公选会上,毫无疑问会是赢家。

可多诺米斯工坊拿出的“菲尼荣耀版”又比天使之芒便宜了一大截,构造也比后者简单得多。这样的优势,完全就是第一阶段公选会的重演。

“这种魔导枪,能用上十年吗?”

佐尔德不知道什么时候从代表那边拿来了一枝“荣耀版”,不屑的说:“秘银法阵的镂刻工艺非常粗糙,这意味着法阵激发的时候,受到的魔力冲击很不均匀。激发若干次后,法阵最脆弱的地方就会破损断裂,枪也就废了。”

“紫铜底座面积这么小,就是把一块圆片直接卷起来,还不是封闭的!根本经受不住长期的魔力冲击!”

“包裹紫铜的铁管也薄得可怜,没有做永久防锈处理,能经得住多少次风矢法阵的激发?用不了多久就会开裂吧?”

这些质疑非常有力,代表们都看向李奇。

主持人也说:“虽然米尔德恩阁下的发言不符合公选程序,但这些问题非常重要,请多诺米斯工坊的代表作出回应。”

“这是个非常好的问题”,李奇依旧保持着微笑:“我可以很确定的告诉大家,菲尼26荣耀版的机匣寿命在一万发以上!”

“一万发?”

诺顿公爵用指关节敲着桌子说:“这个数字听起来挺不错的,可瑞玛科王子上次的战斗,每个士兵开了接近一百枪!这意味着你的魔导枪,仅仅只是上百次的战斗,就会报废?”

罗伊达斯将军粗豪的大笑:“武器传给孙子曾孙当然没必要,可连这辈子的战斗都没办法陪伴下去,那跟烧火棍有什么区别?”

很多代表都摇头笑了,便宜没好货,这是永恒的真理啊。

“公爵,将军,如果有人问参加瑞玛科王子那场战斗的普通士兵,那样的战斗还能打几场?我相信,就算有人觉得自己很幸运、很聪明或者很强,可以在下一次的战斗中幸存。但没人会认为,同样的战斗打上十次,自己依旧还能活下来。”

李奇的话带起一股非人的冷酷之风,刮得会场又静寂下来。

“诸位,你们让低阶职业者装备上魔导枪的原因,是让他们的数量优势转化为可以威胁到敌人的力量,是让他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深入的踏进血火战场!是将他们身上那点原本大家忽视的微弱力量,变成射入敌人胸膛的子弹!是让他们去战斗,去死!而不是赏赐给他们作为冒险者,可以用来挣一辈子金蒲耳的武器!”

“一万次,我确信这远远超越了一个低阶职业者可以在这场战争里向敌人射击的次数。”

李奇脸不红心不跳的撒着弥天大谎,但在座任何人,包括佐尔德,都无法反驳。

在他们看来,低阶职业者依旧只是战争的前奏,给他们装备魔导枪,不过是让前奏尽量拉长一些,激烈一些,给战争的天枰加点微不足道的砝码。

是啊,一万枪,有多少低阶职业者能活到用魔导枪向敌人射击一万次之后?

这场战争,又怎么可能漫长到需要每个低阶职业者开一万枪?

李奇扫视众人:“三天前我就说过,战争不再一样了,看来并没有多少人明白。”

深沉而凛然的话语,震住了绝大多数人。

不包括佐尔德,他对李奇用语言编织的迷惑之已经有了免疫力。

“多诺米斯阁下到底是卖魔导枪呢,还是卖这种跟花言巧语没什么区别的哲理呢?”

他冷笑着举起魔导枪:“诸位,看看这种魔导枪的握把,上面的感应源石去哪里了?啊,变成了一颗颗比砂子差不多大的杂粒,这能确保每次激发都能成功吗?”

代表们纷纷查看,都露出恍然甚至愤然的神色。

感应源石与激发装置连接,确保使用者的神术能触发激发法阵,再撬动风矢法阵。

在售价几百金蒲耳的魔导弩上,几个金蒲耳的源石微不足道,但在几十个金蒲耳的魔导枪上,这东西的成本就成了大头,仅次于风矢法阵和激发装置。

但没人敢把省成本的主意打到这上面,毕竟这玩意决定了是否能激发法阵。

可多诺米斯工坊的菲尼26式荣耀版,握把上用的不是大家熟悉的拇指指甲盖大的源石,而是细小得只有沙砾大的碎屑,密密麻麻镶嵌在小片紫铜底板上。

这样的源石,就是工坊加工源石时削下来的碎屑,根本不值钱。

难怪成本会这么低,原本要四五个金蒲耳的源石就这么省掉了!

“实践出真知,能不能激发,用了再说话”,李奇毫不惊慌,实际上这还是他的底牌:“根据我们工坊的测试,这种结构的感应装置,对低阶神术的感应更细致,激发率更高。”

这怎么可能!?

代表们赶紧把枪交给自己的侍从,让他们测试,殿堂外响起一阵阵铿铿的枪声之潮。

过了一会,侍从们回来,只看他们脸上的表情就知道,李奇的话没错。

“这怎么可能?”

佐尔德皱眉嘀咕,这个现象似乎牵扯到了超凡力量更深层的问题,引发了他身为魔法师的求索之心,

李奇摊手说:“大概是我们工坊没接触过以前的魔导武器,不觉得必须要有一块很大很光洁的感应源石、神性水晶或者魔晶石,才能叫魔导武器吧。”

这个现象还真是他发现的。

至少五个金蒲耳的感应源石在成本列表上格外刺眼,他不信邪的用细小的源石碎屑来测试。结果确认,只是用做神术感应的话,感应的敏感度只跟源石/水晶/晶石的表面积有关,跟是否完整,是否打磨得晶莹剔透毫无关系。

“我把这种现象命名为普雷尔感应定律,准备向你们法师联合会申请专利呢。”

李奇开玩笑道:“哎呀,忘了我不是魔法师,所以拿不到专利。不过没关系做的都不成功,米尔德恩阁下,您可以拿去申请,只要跟魔导枪的专利一样,申明是受我启发的就行了。”

佐尔德的脸颊抽搐起来……

该死!自己怎么就没发现这样的事情!

不过什么普雷尔定律,普雷尔是谁?

魔法师的表情让李奇很享受,归根结底,这个发现还是被成本逼出来的。连只要几个银便士的铁管都要减薄一层,几个金蒲耳的部件,怎么可能不想办法砍掉它?

至于费恩的魔法师以及魔导工匠,他们受传统的束缚太深了。

魔导武器要大颗并且打磨得很光滑很亮的源石、水晶或者晶石,更多其实是当作装饰,标识这件魔导武器的与众不同。

现在,你们感受到了温州莆田华强北的洪荒之力吗!

益阳治疗白癜风方法
昆明白癜病医院
如何调整经间期出血
丽江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吃东西不好消化不良
亮甲能有效治疗灰指甲吗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