谜4500红顶煤商撤资473亿

来源:    作者:笔名    2020-09-27

4500"红顶煤商"撤资4.73亿

中央纪委、监察部、国资委、安监总局11月1日联合宣布,全国已有4500多名干部从煤矿撤资退股4.73亿元。作为从源头上解决事故背后腐败问题的重大举措之一,干部投资入股煤矿的清理纠正工作从一开始就引起全国上下的高度关注,经过两个多月的紧张清理,目前已取得初步成效。

煤矿官股撤资4.73亿元

中央纪委、监察部、国资委、安监总局11月1日联合召开发布会透露,截至10月20日,中国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和国有企业负责人已从煤矿撤走股资4.73亿元。在该日期之前,共有4578人在相应机构就其在煤矿投资入股的情况进行了登记,其中国家机关工作人员3002人,国有企业负责人1576人,登记入股金额6.53亿元。

监察部副部长陈昌智强调,下一步,要组织各地抓紧完成登记申报情况的核实和处理工作,特别是要查清投资入股人员撤资情况,防止出现弄虚作假、“明撤暗持”问题。四部门将组织联合督察组,深入到问题比较突出的地方进行督察,同时集中时间和力量,查处一批未按规定登记申报的典型。“对逾期未登记申报的,私自将股份转予他人或私下退股的,采取各种形式继续持有股份的,以及通过‘干股’形式参股的,一经查实,一律就地免职,并依据有关规定严肃查处;涉嫌犯罪的,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陈昌智说。

官煤勾结导致矿难频发

安监总局局长李毅中强调矿难频发的一个深层次原因就是事故背后的腐败,官商勾结、权钱交易。  以最近发生的一起一次遇难百人以上的煤矿事故为例:广东省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副局长胡建昌受贿超过10万元,目前已被移交司法机关,在事故发生前两个月,违规批准为广东梅州兴宁市大兴煤矿发放安全生产许可证;兴宁市煤炭工业局副局长曾锡良在大兴等煤矿入股分取红利51.4万元,涉嫌受贿30万元;兴宁市国土资源局主任科员李振权在大兴等煤矿入股分取红利87.9万元,涉嫌受贿27.8万元。从省到市,从安监、煤炭到国土系统,大兴煤矿都有自己的“保护伞”,再加上该矿矿主还有公职人员身份,这样的非法煤矿,自然“畅通无阻”。

官煤勾结的形式是多样的:政府官员或国有企业负责人在小煤矿入股,牟取非法利益;政府官员暗中自办煤矿或庇护亲属违法办矿;政府官员违规滥用审批权,收受矿主贿赂;纵容、包庇煤矿违法生产经营;参与或默许、包庇隐瞒事故。

干部入股煤矿典型案例

一、湖南省涟源市杨市镇党委副书记谢新华于2004年6月以配偶名义在华源煤矿入股14.6万元,攸县黄丰桥镇人民政府司法所所长颜志春于2003年7月以配偶名义在阁前老虎冲煤矿入股17万元。谢新华、颜志春已被免职。

二、河南省伊川县酒后粮管所所长李红义、副所长兼会计卢丽霞挪用公款6万元,水寨粮管所不是王施帆危言耸听所长张见豪在原任粮食局面粉厂厂长期间挪用公款12万元,彭婆镇粮管所所长耿会斌挪用公款6万元,鸦岭粮管所所长高少斌挪用公款3万元,分别在煤矿入股。目前,以上五人均被撤职。

三、江西省赣县查处的支援铁路建设办公室主任刘正华在煤矿投资入股问题。经查,刘正华在任小萍管理区党委书记期间,以转制的名义将小萍乡煤矿转让他人,并利用职务之便暗中入股,共获红利8.2万元。目前,刘正华已被免职。

四、三明市大田县政府办公室副主任陈昌徐先后在建设镇鲤鱼坑3号煤矿、奇韬镇桃舟煤矿投资8.5万元,泉州市公安局天湖山分局治安大队副教导员林再杰在永春830煤矿投资3.5万元,但均未在规定时限内如实报告登记。二人已被免职。 据新华社

娄底市委书记蔡力峰剖析官煤勾结黑幕

又不忽视致力于价值创造的战略举措。 进行价值创造审计 在接受调查的首席财务官中少数干部成了老板马仔

“官煤勾结问题的主要方面在官,在我们的干部,我们少数干部深陷其中,已经成了金钱的奴隶,成了老板的马仔”。日前,被人称为打击官煤勾结的铁腕书记————娄底市市委书记蔡力峰深入剖析了官煤勾结的层层黑幕。

2003年2月,53岁的蔡力峰上任娄底市市委书记。上任两个月,涟源市七一煤矿发生了一起特大矿难,17名矿工全部遇难。矿工聂清文在矿工帽上写下遗言:骨肉亲情难分舍,欠我娘200元,欠邓曙华100元。到聂清文家走访后,蔡力峰非常内疚和自责。“举家老小,听说我去了,全部跪倒在道路两边,老父老母都是古稀之年,妻子身体不好,一双儿女只有10岁,而家里唯一的支柱又丢了性命。当时全家人围在我面前,老实说,他们哭了,我也哭了,他们下跪在我的面前,我内心的冲动,我是想给他们下跪。”

后来的调查发现,矿难发生前一周,有关部门就对该矿进行过检查,发现存在九大安全隐患,并下发了整改通知,但是涟源市煤炭局副局长因为收受了矿主6万多元的好处之后就没有督促煤矿停产整顿!蔡力峰决定暗查当地官员和矿主之间的利益关系。

“一些群众告诉我,有的干部在煤矿参股分红”,通过暗访,蔡力峰听到了一些干部参股分红的一些基本事实。“煤矿老板拿出一部分红利来‘犒劳’我们的官员,无非就是图一个办事方便,图一个利益连接。参股利润有的成倍,成十倍,有的甚至是无本收入,就是我们少数干部深陷其中,年深月久,已经成了金钱的奴隶,成了老板的马仔”。

蔡力峰告诉,煤矿开办之初,包括施工建设当中,生产经营当中许多问题的解决要找当地有关部门的负责人。套近乎,送票子,拉关系,彼此之间,建立在金钱关系基础之上的这种哥们关系就形成了。

2003年5月,涟源市古塘乡人大主席和其他14名党政干部在非法煤矿入股,导致当地私采滥挖现象严重,并造成许多重大安全事故,上级部门多次整顿仍旧是没有效果。在公安机关依法收审非法矿主时,当地乡村干部纠集200多村民冲击派出所,将关押对象强行抢走。这起恶性事件给了蔡力峰更大的震动,“这几名干部和矿主是坐在一条船上的财老板,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他怎么会不去保护,不去纵容,不去包庇呢?”为打击“官煤勾结”,他决定在全市范围内重拳打击党政干部在煤矿入股分红的现象,整治行动中,有50多名官员纷纷落马。


小孩拉肚子肚子疼
生殖整形
儿童偏食厌食的原因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